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钱塘江边的五个“倔老头”,“喊潮”14年

时间:2023-06-26 18:51:26 | 浏览:19

“潮来了,快上岸!”赵云祥举着喇叭扯着嗓子喊,边喊边跑。从岸边到江心的丁字坝上,几个孩子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远远望去,江水上下翻滚,后浪追着前浪,发出轰隆隆的响声。来不及了,孩子们终于听到赵云祥的喊声,连鞋都顾不上穿就往回跑,刚上岸,潮水就

“潮来了,快上岸!”

赵云祥举着喇叭扯着嗓子喊,边喊边跑。从岸边到江心的丁字坝上,几个孩子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远远望去,江水上下翻滚,后浪追着前浪,发出轰隆隆的响声。

来不及了,孩子们终于听到赵云祥的喊声,连鞋都顾不上穿就往回跑,刚上岸,潮水就拍上了堤坝。

大潮冲起三五米高的浪头,站在丁字坝上的人很容易被卷走。没人比在钱塘江边长大的赵云祥更懂“潮”,也没人比他更了解潮来时的凶险。

近30年来,钱塘江杭州段已发生潮水卷人事件数百起,死亡近百人。2007年之后,钱塘江沿岸逐渐出现了“喊潮人”。

今年76岁的赵云祥就是浙江海宁丁桥镇的喊潮人,他还有四个同伴,年纪最小的钱新坤72岁,最大的周卫利已经78岁了。每一天,他们迎着潮汐的时间上班,巡视江边,劝离危险地带的游客,有时还会救下想轻生的人。遇到“不听话”的,钱新坤就扯着嗓子跟人喊,非把人劝离不可。

真是个倔老头,认识他的人都这么说。也多亏了这几个“倔老头”,自2008年五人喊潮队组建以来,14年间,丁桥镇再没发生过观潮落水事故。

9月6日7点50分,赵云祥来到海塘上,这天潮会在8点40分左右到,他穿上工作服,调试好喇叭,准备上岗。新京报记者 张静姝 摄

潮来

赵云祥每天出门“上班”的时间都不一样,决定他上班时间的不是领导,也不是田里待收的稻,而是“潮”。

9月7日,农历八月十二,不到早上8点赵云祥就到了丁桥镇海塘边东龙头。电动自行车停靠好,他拿起车筐里的布袋,一边走一边掏出蓝色工作服穿上,拎在手里的电动喇叭不用低头就能调试好,他试了试音量,没问题。

这天,潮会在8点40分左右到来,赵云祥要在潮来前一个小时左右上岗。

“喂,坝上的人出来,潮快来了,不安全!”刚刚上塘,他就瞭见有位穿着绿化工作服的女人翻下海塘往江边走。这几日,东龙头段附近的绿化带在维护,好几十人一清早就来这里铺草种花。但根据赵云祥的经验,工人们多是本地人,不会这么“不懂事”。女人闻声回到海塘上,赵云祥放下心继续往前走。

300多米开外,最东面的一个丁字坝附近,一群年轻人刚刚翻过了水泥堤坝,在松软的浅滩上拍照。“喂,回来,快出来,潮快来了。”阳光有些刺眼,赵云祥一手遮阳,一手举起喇叭提高了嗓门,但几次喊话下来,对方无动于衷。

赵云祥急了,紧紧皱起眉头,一边喊一边挥手,几乎小跑起来,但他的声音依旧底气十足,反复喊“回来,都回来!”

总算是听到了。那群人回到安全地带,赵云祥也放慢了脚步,刀刻般的鱼尾纹稍稍舒展开。顺着年轻人离开的方向,赵云祥指了指从岸边径直延伸到江心的几个水泥大坝向记者介绍,这几个丁字坝,是附近最吸引游客的地方,大潮冲到坝上受阻会形成回头潮和冲天潮,激起三五米高的浪头,有时甚至达到十来米,“人在边上的话,轻而易举就能被卷走。”

8点40分,浪潮“如约”而至。这天潮不大,浪头大约半米高,加上小长假前的工作日游客少,江边不算热闹。浪潮过后,原先高出水面一米多高的丁字坝被卷着泥沙的潮水淹没,若不是这丁字坝作了参照物,岸上的人一时间很难发现水在涨。

隐藏的危险还远不只这些。赵云祥说,一般大潮过后还会有二潮(也叫作“暗潮”)紧随其后,不同于大潮泛白的水线,暗潮透明而“低调”,但凶猛程度不比大潮弱。

潮来前,有人翻过海塘靠近江面,赵云祥喊话让对方赶紧上岸。新京报记者 张静姝 摄

懂潮

赵云祥的话不是吓唬人,没人比生长在钱塘江边的人们更懂潮。

钱塘江潮涌一日两次,白天叫“潮”,夜间称“汐”,“潮”“汐”相隔大约12个小时。每个月的农历初一至初五、十五到二十被称为“大潮汛”。这几天,海水受到引潮力的影响最大,从钱塘江口涌入后,在河道内受阻,便有了后浪推前浪的景观,浪潮像是一条水岭,奔腾着冲到岸边。而一年之中,农历八月十六日至十八日,太阳、月球、地球几乎在一条直线上,这段时间海水受到引潮力的影响最大,潮也最为壮观。

有据可考的记载,钱塘江观潮至今已经有2000多年的历史,这一习俗始于汉魏,两宋时期达到空前盛况。从南宋开始,有了八月十八“观潮节”的说法,并逐渐从一种皇家赏玩的项目成为百姓热闹的节日,沿袭至今。古代诗人们不吝辞藻,“鲲鹏水击三千里,组练长驱十万夫”“八月涛声吼地来,头高数丈触山回”“惊涛来似雪,一坐凛生寒”……诗词给了人们无尽的想象。

这些故事,赵云祥从小就听,他的童年里,在江边玩水、抠泥、观潮,填满了日常。不过,疯玩一天的孩子们如果回家后被告状“下过水”,则免不了挨一顿暴揍。

“江水淹人”,他们从小就见识过潮的威力。人被卷走的情况几乎每年都会在钱塘江边发生,有数据统计,近30年来,钱塘江杭州段已发生潮水卷人事件数百起,死亡近百人。2007年8月2日下午4点半左右,杭州下沙七堡一丁字坝附近,有30多人在江堤下玩耍,其中20多人被潮水卷走,11人丧生。在那之后,钱塘江沿岸逐渐出现了“喊潮人”。

2008年,海宁丁桥镇组织五个村的村民成立了喊潮人队伍。队伍共五人,年纪最大的64岁,每个人各管一段,将丁桥段13公里海塘“承包”。赵云祥是第一个报名的,之前,初中文化水平的他在村里当过18年会计,他也是一名3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对于这个决定,他给出的解释是,“闲不住嘛,还不如做点贡献呢。”

夜幕降临,钱新坤掏出一只哨,看到有人靠近江边,他吹哨连带喊话,劝说对方离开。新京报记者 俞金旻 摄

“倔老头”

14年过去了,当年的五位老人依旧在岗,其中最年轻的钱新坤,今年也已72岁。9月7日这天,刚刚吃过晚饭,他骑着电动自行车出了门,五六分钟便到达大缺口观潮点,这是他的“根据地”。

按照镇上的规定,由于“汐”(通常也叫作“夜潮”)来的时间大多在晚上或者凌晨,游客少,所以喊潮人只需要在早晨八点到下午五点,根据潮来的时间,前后巡视两到三个小时。但每年夏季,钱新坤习惯晚上也来巡视两个多小时,不少人喜欢晚上到江边纳凉,这让他不放心。夜里黑,怕招手喊话别人看不见,钱新坤还特地准备了一只哨子,尖锐的声音更能引起人们的警觉。

大缺口观潮点分两层,农历初一至初五、十五到二十的“大潮汛”期,游客只能在海塘上行走,除此之外,平日里海塘下方的沿江步道也向游客开放,有大胆的翻越围栏,往浅滩上走。借着月光,钱新坤看到了浅滩上的一串脚印,虽然当时已不见人影,但他还是生了一肚子气。

总有人觉得“没事儿”,但实际上,沙滩每日都经潮汐冲刷,情况复杂,有些地方松软极易塌陷,有些沙滩再往前三五米,水深就断崖式加深,可以达到5米以上,“江里有泥沙,有旋涡,掉下去很快就能被冲走。”

钱新坤说话口音重,而江边往往是外地游客,没明白意思,反和他嚷起来,这是最让人恼火的。钱新坤没有太多花哨的说辞,只反复告诉对方“靠近水边危险,水深!”“泥下面有的地方是空的,会陷进去,你会有危险。”遇到怎么也不听劝的,他也会跟对方急,“和你说了这儿危险,你出事了怎么办,你不为你父母家人考虑下吗?”

真是个倔老头,认识他的人都这么说。这些年,光是喊话的喇叭,他们每人就用坏了七八个。但好在五人喊潮队组建以来,丁桥镇再没发生过因观潮发生的落水事故。

9月6日傍晚,钱新坤来到江边,尽管有栅栏围档,还是有人冒险下到浅滩,留下一串脚印。人已不见踪影,钱新坤生气又无奈。 新京报记者 张静姝 摄

潮去

有时难免会力不从心。

最年长的周卫利今年78岁了,两年前左腿做过手术后,腿脚有点跟不上了。但潮不等人,周卫利把五十多岁的儿子推了出来,村里找不到合适的人选,他不能让这塘上有了空缺。

要懂潮,要会游泳,要保证一天不落地上塘,喊潮人这班,不好接。

赵云祥从没想过自己什么时候撂挑子,今年76岁的他还算硬朗,腿脚麻利,在塘上甚至还能小跑,“我还可以守很多年。”

每年农历八月十八日前,海宁观潮节开幕,游客爆满,但对他们五个来说,反而是一年中最轻松的时候。因为大到海宁市,小到沿江各镇、各村的政府和公安部门,甚至还有志愿者,都来做江边的安保工作。

这段时间,钱新坤就变成了“讲解员”,他操着一口难懂的方言给外地游客讲解,怕对方听不懂,连说带比画,形容潮水大时的样子,他把手高高举起,再一巴掌拍下来,“这个力可以推走好几吨重的汽车。”

外地游客喜欢和这位健谈的老人咨询潮事,钱新坤讲话口音重,他比画着方便对方理解。新京报记者 张静姝 摄

观潮节落幕后,钱塘江边重归平静。喊潮队的工作也寂寞下来,到了冬季,可能一天巡视下来都看不到一个游客。但潮水还是每日有涨有落,喊潮人的脚步也不能停下。

没事的时候,钱新坤就练练普通话,“希望你们,高高兴兴看潮来,平平安安回家去。”这句话他说得最多。

新京报记者 张静姝

编辑 刘倩 校对 卢茜

相关资讯

钱塘江·吾土吾情丨我是钱塘人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在柳永的名篇《望海潮》中,年少的我留下了对钱塘最早的印象。钱塘首次登场是因为秦始皇,公元前222年,秦始皇设置了钱唐县。隋朝设杭州,钱唐升格,变成了首县。李唐为避国号,改名钱塘。南宋在杭州建都,将钱塘县

杭州钱塘江上这一幕刷屏!网友:看着眼泪都出来了……

来源:浙江之声 昨天下午1点多,外卖小哥彭清林双手抓着栏杆,反复深呼吸,眼睛一闭,从西兴大桥往钱塘江跳了下去。桥上所有围观的路人,都被眼前一幕震惊了。 这位来自湖南的“英雄”在水里扑腾了几下,迅速拉起身旁女子的手臂,把她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

毛主席笔下的钱塘江大潮,景象壮阔气势宏伟,读完后内心大受震撼

毛主席生前特别喜欢杭州这座城市,自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的十三年中,他几乎每年都会去一两次杭州,最长的一次在当地停留超过七个月,前后加起来大约住了八百多天。1957年,毛主席又到杭州视察工作。当时正好是9月份,恰好是钱塘江观潮的季节,于是毛主席

上新了!这种钱塘江潮景 好多当地人都没见过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海宁新仓鱼鳞潮9月11日,在浙江海宁举行的2022年度钱塘江涌潮科考新闻发布会上,浙江省钱塘江涌潮全景动态监测的科研成果——《2022钱塘江涌潮科考报告》正式发布。多处发现罕见潮景鱼鳞潮本次,科考队员们使用了10多架无

钱塘江大潮来了!明天“鬼王潮”,今年潮水如何,哪些地点适合观潮?

银线相交,浪翻如雪,拍岸而起!交叉潮、回头潮、鱼鳞潮……近期,钱塘江大潮频频上热搜“壮观天下无”的钱塘江大潮有多少种姿态↓↓↓#被鱼鳞潮惊艳到了##当钱塘江交叉潮遇到太阳倒影##钱塘江大潮像丝滑的巧克力#网友纷纷评论“太壮观啦”“八月十八潮

钱塘江第八种潮景再现:浙江多地出现罕见鱼鳞潮

近日,在2022年度钱塘江涌潮科考活动中,考察队员在浙江海宁、杭州等地再次见到了罕见的鱼鳞潮。它于去年在绍兴上虞被首次发现,因形似鱼鳞而得名,成为目前被记录的钱塘江涌潮第八种潮景。2022年,嘉绍大桥以东出现鱼鳞潮的视频截图。浙江省钱塘江涌

“兄弟,我也不会游泳!”他从钱塘江里拉上来一个人

6月3日深夜11点多位于杭州滨江的钱塘江滨江码头附近一名男子朝江中扔了手机又翻越江堤护栏朝江边走去路人见此情景,拨打110报警接警后,长河派出所民警徐小明和辅警华海东、来益飞立即赶往现场而此时,江堤上一名身着绿衣的中年男子距离江水也就一步之

钱塘江丨临风而立观大潮

嘉绍大桥下游鱼鳞潮秋阳朗照,江风劲吹,海宁潮声时浓时淡,不绝于耳,当我远眺若隐若现在天边的大潮的瞬间,我的思潮先于江潮翻卷了:我遥想当年的李白看见一线潮是何种神情、何种浪漫,是否与月尽情对饮后,与江共吟哦自己的“海神来过恶风回,浪打天门石壁

钱塘江迎来秋季潮汛

来源:人民网 人民网 08-17 10:34 8月16日,鱼鳞潮经过钱塘江浙江省绍兴市上虞段。2022年8月16日,

钱塘江被“速冻”!新一轮冷空气又来了,就在今夜!杭州何时回暖?最新消息

25日,浙江大部最低温度冷到发紫多地开启“速冻”模式西湖冷到结冰!上一场寒潮前脚刚走,一股冷空气后脚又不请自来,不少网友关心杭州什么时候回暖?最新天气趋势来了解一下~这股冷空气26日下午已经开始影响,但气象台没有事先发布关于它的消息或者预警

杭州钱塘江边捞到“怪鱼”,专家初步确认:是长江鲟

来源:钱江晚报微博 “我好像捕获了一条‘中华鲟’,该怎么办?”11月21日晚上,杭州钱塘区渔民陆先生在下沙钱塘江边猪头角坝附近进行渔业生产作业时,意外捕获了一条“怪鱼”。已从事多年渔业生产的陆先生看到这条鱼以后,就发现鱼很不寻常,疑似是中华

上新了!这种钱塘江潮景 好多当地人都没见过

海宁新仓鱼鳞潮9月11日,在浙江海宁举行的2022年度钱塘江涌潮科考新闻发布会上,浙江省钱塘江涌潮全景动态监测的科研成果——《2022钱塘江涌潮科考报告》正式发布。多处发现罕见潮景鱼鳞潮本次,科考队员们使用了10多架无人机,从上游到下游,发

记者帮 | 部分钱塘江江段露出河床,会影响航运吗?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孙燕 通讯员 钱杰卿10月22日,网友“木木子子”给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帮报料:这段时间雨水太少,导致钱塘江水位大大降低,露出河床。住在钱塘江边的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看到露出这么大面积的河床。会不会影响航运?这是很

养护钱塘江大桥

8月16日,铁路工人为钱塘江大桥刷防锈漆。钱塘江大桥是由中国人自行设计、主持施工的第一座铁路、公路两用特大桥。这座1937年9月通车的大桥即将迎来85周岁“生日”。为了确保钱塘江大桥安全运行,杭州工务段钱塘江大桥桥梁车间的铁路工人们定期对大

5号台风“桑达”来袭,江浙沪有暴雨;蔚然壮观!钱塘江现十字交叉潮奇观

5号台风“桑达”来袭江浙沪有暴雨!中央气象台7月30日10时发布台风蓝色预警:今年第5号台风“桑达”(热带风暴级)的中心今天(30日)上午8点钟位于江苏启东偏东方向大约450公里的东海北部海面上,就是北纬31.4度、东经126.4度,中心附

友情链接

网址导航 SEO域名抢注宝宝起名网妈妈知道币圈电饭煲品牌网任贤齐歌迷网月子中心品牌网山海关旅游攻略蜂蜜知识网绝味鸭脖资讯网便利店加盟网家用吸尘器品牌网陕西旅游网平遥古城旅游攻略眉笔眼影品牌网黄龙旅游攻略开关插座品牌网小说阅读网天天基金行情网
钱塘江旅游攻略-钱塘江是中国浙江省第一大河,发源于安徽省黄山,流经安徽、浙江二省,古名“浙江”,亦名“折江”或“之江”,最早见名于《山海经》,是越文化的主要发源地之一。钱江涌潮为世界一大自然奇观,它是天体引力和地球自转的离心作用,加上杭州湾喇叭口的特殊地形所造成的特大涌潮。
钱塘江旅游攻略 xiangyaya.cn ©2022-2028版权所有